•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梦魇的开始

    发布时间:2020-07-10 00:00:49   


                我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对未知的事情充满忐忑

               到底梦的前方是什么在等待

      我的第一次就在这种紧张和慌乱中度过了。回家的路上一直感觉自己的腿很软,我好像是飘回家的。

      又一个无眠的夜,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和林漪澜亲密到了这种程度。她的雪白的酮体还像慢镜头一样在我面前不停的倒带,重播……我有种不太不真切的感受,一直怀疑自己做了个春梦。

      就在这种恍惚中,我在天有些放亮时才慢慢支撑不住入睡。

      又是新的一天,我踏入校门的那刻,有种很久未曾经历的忐忑。就像小时候上学的第一天,要面对从来没有经历的陌生环境一样。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林漪澜,感觉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但是这种亲密是陌生而暧昧的。

      我在惴惴不安中等待,但直到上课的铃打了,我也没有见到那个期待的身影。
      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昨天受伤了?……

      我有太多的疑问和担忧,我心里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啃噬:我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听老师讲了些什么;我一直克制自己一种很可怕的冲动,就是站起来冲出教室,去她家,去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我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笔,指甲掐进我的肉里,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疼。一直到下课打铃,我才一惊得放松了下来,低头看见自己的手心内有深深的指甲印。痛!

      我该怎么办。我恼怒地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无处发泄难耐心情。

      就这样,连续三天林漪澜都没有来上课。我度日如年地熬过每天的学校生活,只要一放学就一反常态的第一个冲出教室,跑到林漪澜的家门口不远的小花园等着,死死盯着她家楼下的门口,怕眨眼就让她从我的视线中逃掉。

      虽然我们真正交往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在她家楼下的这个小花园,已经留了太多我俩的回忆身影。

      每晚我都送她回家,然后在这个小花园中依依不舍。她总会缠着我,让我多陪她一会。她真的很黏人,我总要花很多时间安慰她,把她哄上楼。但是我自己总会在楼下逗留一会,体味她刚才的一颦一笑。其实我也不想让她走的,只是担心她父母责怪她的晚归,所以每次都装得很绝情的要赶她回家。

      她总会嘟着嘴,说我不爱她,说对她没有她对我好。我总是很沉默的接受她所有的指责。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没有人交过我,我也没有地方去学习这种很神秘的东西。但是我知道,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去告诉她,我觉得那一定很蠢。

      我曾后悔自己的不会表达感情,我曾告诉自己,将来自己有孩子的时候,我一定要让他他去学会表达爱。

      但是当时那个年纪的我又如何会想到,我和林漪澜之间的爱似乎一生都无法表达。

      我终究还是没有等到我的漪澜。

      还好我一直坐教室的角落,也没有什么要好的同学,没有人会注意我这个书呆子最近的一系列反常的举动。

      「咄咄」数学老师正在讲得唾沫星子横飞的时候,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他。
      他有些不爽地粗声问道:「谁?」

      门吱呀开了,吸引了所有课堂下的学生。但不包括我这个一直沉静在自己世界里面的人。

      「梁老师,胡主任叫你们班的李云奇马上去他办公室,有急事。」

      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一下醒了过来,抬头望向门口。是教导处的小李老师,新来学校不久的辅导员。

      「哦。」梁老师似乎还是为有人打断他上课不开心,他并不给面子的朝我吼了句,「李云奇,你跟她去。」

      我没有吭声,默默站了起来,在同学诧异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听到教室的门在我背后很大声的轰然关上。梦游似的我吓了一跳。这时才发现平时总是笑咪咪的小李老师,今天的表情很沉重。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道:「跟我走吧。」
      对于这种奇怪的状态,我没有想太多。因为我还是一直为漪澜的事情心事重重。根本没有想到小李老师的态度有什么。

      我虽然不是什么风云人物。但是每年年级前10名的成绩总让学校一些老师一直对我很客气,很爱护。毕竟在这种尖子生凌云的重点高中,这种成绩是不容易的。虽然学校在市场化的趋势下,老师也变得势利,但是学校百年来的深厚底蕴还是让大多老师对于优秀学生有些爱护的。

      「进去吧。胡老师在等你。」小李老师最后看了我眼,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我抬手开门的时候,似乎听到她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息。

      没有让我的思考时间,我已经进了办公室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