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反叛的表妹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27   
      上次因为要搬屋的缘故,所以隔了两个多月才写完第廿七篇,有些网友已经觉得很不耐烦。这次小弟不敢造次,刚好最近瘟疫横行,小弟不敢随便外出,就在家里写这第廿八篇,希望各位多多支持。其实我还有很多凌辱女友的经历,只是时间不允许,不能整天写,有些也因为时间过了,其中一些细节就忘掉了,写的时候也没有情感,所以写完一半就扔掉,结果各位看到的,都是有前文后理的完整事件,至于残缺不全的,日后再用结集形式拿出来给大家看。

      话说回来,我终于租到一套合适的房子,位于旧区一座公寓的三楼,面积虽然小,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呢,有个小厅,电视机是朋友送的,我买了VCD机,嘿嘿,有空可以和女友一起看看A片,有个浴室,浴室里的浴缸可以让我们两个一起浸泡泡浴,有个小厨房,我们可以一起煮饭,这样看起来更像小夫妻,当然有个睡房,睡房外还有个小阳台,阳台外隔一条小街就看见对面的其它公寓,哇塞,正合我意,我还搬进来的时候,已经幻想日后和女友做爱的时候,把她半拉半扯推到这个阳台来,呵呵,这里周围男人就有眼福了。最重要一点,就是租金不贵,比起以前在春辉那里只需要多付一点点。 

      才搬进来没多久,和女友才享受了一星期的同居生活。某个晚上,我们做完爱,赤条条地睡在棉被里,女友就对我说:“明天佩佩要搬来这里住。”“搬去那里住?佩佩是谁?”我刚刚在女友身上消耗很多精力,神魂还没回来,脑里面还想着佩佩是甚么人,突然想起来了,“甚么!妳说甚么!妳那个表妹吗?她要搬来这里?!”我几乎差一点要从床上跳起来。“甚么‘甚么’嘛……”女友开始施展软功,身体倚过来贴着我,让我的手臂感受到她酥软的乳房,乳头还在我的肌肤上轻刮着,我意志已经立即被她打败了,她娇嗔地说,“我姑姑和姑丈要去法国,怕佩佩没人管教,所以……你别这样嘛……我小时姑姑很疼我,现在帮她照顾一下佩佩嘛。”我实在无话可说,女友早就决定了,幸好听说她姑姑去法国十天就会回来,算了吧,看在女友面子上忍耐一下吧。 

      说起这个佩佩,她是少霞姑姑的女儿,可能因为是独生女,自小就被宠坏了,所以初中开始就很反叛,到了现在高中就更经常没回家,听说还和同校或不同校的男生鬼混。少霞的姑丈和姑姑都不能管教她,就经常叫少霞来管管她。我也见过她几次,生得还算漂亮,但脸上总是带着使人讨厌那种不屑的表情,对我很不友善。就好像我第一次在女友家里见到她的时候,她穿得很短的短裙,坐在沙发上看漫画,我刚好坐在她对面,眼睛自然朝着她那两条外露出来的美腿看了几眼,哇塞,裙子很短,只遮到大腿的四分之一吧,如果她稍微动一动双腿,嘿嘿,就会看到她的内裤,正好女友在她自己房里忙着收拾书本,我眼睛就贼溜溜地往佩佩的两腿看来看去。结果呢,她就突然朝着我说:“色狼,贼眉贼眼!你想看甚么?要看我内裤吗?”说完竟然把自己的裙子翻了起来,给我看见她绣花的小内裤,她还哼了一声,一副有甚么了不起的样子。干她妈的,本来看见女生内裤,我总是很兴奋的,这次竟然给她这样羞辱,面子都不知道往那里搁,还会有兴奋的感觉吗?幸好她声音不大,没有惊动我女友。 

      可能是我老羞成怒吧,就特别讨厌她,加上佩佩平时老是和她那差不多年龄的两个男生胡混在一起,我就对女友说过:“妳别跟她混在一起,佩佩不是正经的女生,还妳也给她带坏了!”我女友笑嘻嘻说:“姑姑和姑丈就是像你这样不了解她,整天都说她不好,骂她。她这个年纪就是会有点反叛,不喜欢乖乖听话,其实只要开导她,跟她多点谈心就可以。”我女友平时对人很和善,对这个表妹也一样。就这样,佩佩就搬进我和女友的幸福窝,而且还把我赶出厅里睡,她们两个霸占了睡房。本来我一下班就早早回家,想和女友亲昵搂抱,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佩佩,我就不想太早回家,在外面吃完晚饭,蹓跶几小时才回家。回家开了门,就看到佩佩伏卧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她那本日本柴门文漫画在看。我见她跟我打招呼,而且伏卧在沙发上,那沙发(是朋友家里想换沙发,把旧沙发送给我)可是我晚上的“睡床”呢,我心里有点生气。不过她算起来还算是个小孩,我没理由要跟她呕气。 

      “佩佩,妳吃完饭了吗?”我算是先跟她打招呼,“表姐呢?”“你没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吗?”佩佩像带刺的玟瑰,不会直接回答我。我的眼光看向佩佩,她今天穿着一件外套,拉链却拉到半胸,里面竟然只穿着乳罩,没穿内衣,她这在伏卧在沙发上,刚好把一对白嫩嫩乳房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奶子当然没有我女友那么丰满,但这种伏卧的姿势还能弄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你又在偷看我!”佩佩抬起头,白我一眼,“看人家奶子,不知羞。”她平时就是这种态度,我有点生气,妈的,就趁女友不在场,调戏她几句吧:“不要说偷看,是光明正大地看妳的奶子,哇塞,已经不是小女孩啰,奶怎么还是扁扁的?”我还故意气她。佩佩不甘示弱,从沙发站起来,在我面前呼啦一声,把拉链全拉下去,打开外套。我的妈呀,我想不到佩佩竟然这么大胆把可爱的胴体一下子露在我眼前,那个乳罩没遮住的部位,看起来和我女友一样滑腻腻,很诱人呢!她故意挺挺胸脯说:“怎么样,说我扁扁的,你看,总不会差过表姐吧?”“够胆就给我摸一下,我就知道谁大谁小了。”我故意这么说。“我不怕你呢,我看你才不够胆呢!你怕被表姐看见吧?”佩佩好像在挑战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